首页  >  学校信息公开  >  信息公开  >  学校业务  >  教学科研  >  科研工作  

课题《家园共育中提升职初教师指导能力的实践研究》

发布日期:2015-11-02 14:08:00

一、研究现状

    (一)国内外对家园共育的研究

1、国外对家园共育的研究

国外幼教机构普遍注重家长参与,这是家园共育的一种重要体现。本世纪初,美国在创办幼儿教育机构初期,就提出幼儿园要做家长工作。自60年代中期起,美国广泛开展“开端计划”(ProjectHeadStart),由政府出资向广大低收入家庭的3岁至5岁幼儿提供教育、营养与保健服务。1984年美国全国幼儿教育协会(NAEYC)制定并颁布了《高质量幼儿教育机构评价标准》,它将家园共育作为衡量早期教育质量的重要标准,作出了专门的规定并对搞好家园联系与合作提出了7项具体要求。这一文件对幼教机构加强家长工作,实现家园共育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与进一步的推动作用。自1984年起,日本把大力加强幼教机构与家庭的联系、合作作为幼儿教育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19893日本重新修订《幼稚园教育要领》,增加了一条新款:“须注意幼儿的生活是以家庭为基础逐渐扩大到社区的,因此幼稚园要大力谋求与家庭的联系与合作,使幼儿园生活与家庭生活保持连续性。”1990年起,文部省编辑出版了幼稚园教育指导材料《为了与家庭的合作》,供各幼稚园学习参考,以推动家园共育。另外,一些发展中国家也非常重视家园共育。伯纳德・范・利尔基金会(BernardVanLeerFoundation)这个国际性组织二十多年来资助了许多国家特别是不发达国家的幼儿教育计划。19977月出版的第86期基金会通讯刊登了一篇总结性文章中表示,幼儿发展主要取决于3个关键性因素,其中之一就是家长参与教育。由此可见,家园共育已成为许多国家幼教界的共识,成为世界幼教改革与发展的大趋势。

2、国内对家园共育的研究

    我国著名教育家陈鹤琴先生早在50年代就指出幼儿教育是幼稚园与家庭的共同责任。张宗麟也要求幼儿教师要关心家庭问题,深入到家庭中去。但在过去较长时间里,国内幼教界家园共育的意识淡薄。如今,《幼儿园工作规程》已正式把家长工作视为幼儿教师的工作任务。2002,家园共育教育理念在全国实施推广。在教育部门的引领下,各幼儿园采取措施,促使幼儿园、家长、社区协调配合,有效的发展家园共育,创造和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家园共育取得了可喜的进展。

综上所述,国内外世界各国都深知家园共育的重要意义,都把加强幼儿园与家庭的教育视为学前教育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国情和园情的不同,国外幼教机构的家园沟通不尽相同,并往往各有特点,但呈现一种普遍趋势:加强家园共育力度,家园配合更为默契。而我国与先进国家相比还有不小差距,从全国范围来讲发展很不平衡,还有相当数量幼儿园重园内教育,轻家园结合。我们必须冲破狭隘的旧教育观的束缚,树立大教育观,加强与家庭的沟通、合作,将家园共育落到实处,真正发挥家园共育的作用,有效地全面提高幼儿素质。

 

    (二)国内外对职初教师的研究

1、国外对职初教师的研究

国外关于职初教师的研究是从对教师的发展阶段研究开始的。20世纪70年代,美国著名幼教专家莉莲·凯兹,对幼儿园教师专业成长做了研究,她在对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阶段进行划分的同时,提出了幼儿园职初教师的判断:第一年是教师的“求生阶段”,第2-4年是“强化阶段”。博登的研究对教师的职业生涯的标记和特征加以归纳提炼后,提出了对职初教师的有关见解:工作第一年教师处于“存活阶段”,工作第2-4年处于“调整”阶段。随着研究成果的不断影响和国家的重视,关于职初教师方面的研究(职初教师培训为主)随着理论的发展和更新逐步发展起来了,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起步较早,其中有代表性的是日本、英国、澳大利亚、美国。日本自1988年起,以立法的形式创立了“新教师研修制度”。英国政府在《教学质量》中指出:职前师范培训都能为教师的整个生涯做好充分的准备,也不能为教师随后可能承担的每一件教学工作准备;然而,不管其职前培训多么有效,对此,职初教师在他们第一年的服务中则是特别重要的。工作入门在这儿就有一种可以发挥的基本作用。”澳大利亚结合本国的具体情况,也实施了新教师指导计划。美国的职初教师入门指导计划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受到广泛关注,并成为发展最迅速的运动之一。由此可见,这些国家都十分重视职初教师,关注职初教师的专业发展。

2、国内对职初教师的研究

国内研究幼儿园职初教师的论文较少,在中国知网中,输入篇名有“幼儿园职初教师”的只有6篇,主要分为以下几类:一是研究职初教师的专业发展,如许鸿媛《幼儿园职初教师专业化的发展路径》 、刘朝霞的《探索幼儿园职初教师专业发展的途径》。二是研究职初教师的培训,如陈燕萍的《幼儿园职初教师培训的实践研究》、王大伟的《“非专业背景”的幼儿园教师职初培训研究》。三是研究职初教师的现状、问题,如马天宇的《幼儿园职初教师专业发展困惑和解决策略探析》、杨凤林的《职初教师职业适应期支持策略体系的建构》。

综上所述,无论是国外的研究还是国内的研究,都揭示了职初教师专业发展的重要性,对职初教师提供帮助与辅导以使其尽快进入职业角色这一问题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普遍关注,但是在我国,它仍然是教师教育的薄弱环节,而且研究没有细化到提升职初教师的某个专业能力方面。因此,我园此次确立的研究内容则是根据本园的实际情况,从家教指导入手,解决本园职初教师在三年内面临家园共育工作中的实际问题,在研究中努力学习、积极探索并进行自我调整和优化,从而提高职初教师在家园共育的内容、形式、途径等方面的指导能力,使家园共育进一步规范化、科学化,促进家园共育的有效性。

 

二、研究问题

    家园共育是一种现代教育观,也是一种教育措施,是家庭与幼儿园、教师与家长形成共识、协同教育,实现科学育人目标的教育过程。《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中指出:“家庭是幼儿园的合作伙伴”、“幼儿园应与家庭、社区密切合作,综合利用各种教育资源,共同为幼儿的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也说:“没有家庭教育的学校教育和没有学校教育的家庭教育,都不能完成培养人这样一个极其细微的任务。”可见,人的教育,特别是幼儿教育“需要家园双方共同致力于提高保教活动质量,为幼儿提供更加适宜的、个性化的保育和教育”。幼儿园必须让家长了解自己的教育活动,达成教育观念上的共识,从而获得家长的理解与支持,掌握科学的育儿方法,同时家长也应该让幼儿园了解自己的家庭,才能形成教育合力,促进幼儿的发展,取得最佳的教育效果。

我园是一所新开办的上海市二级幼儿园,在教育一线的教师中有80%都是13年的新教师,她们在开展家园共育的活动中,都能以积极的态度完成园方布置的任务及工作,但是在开展中发现存在很多问题,突出表现在:职初教师对家园共育内涵的理解不够,实际开展家园共育工作的时效性不强,不能科学地向家长反馈幼儿园的教育、教学活动的开展及相关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组织家长参与家园共育的活动形式单一等等。面对家长的高需求,高期望,职初教师迫切需要积累家园共育方面的指导经验,推动家长的教育能力,促进幼儿各方面的发展。本课题的选题正是基于这种新形势下的研究,为达成促进幼儿全面发展的目标而提出的。

 

三、核心概念界定

   家园共育、职初教师、教师指导能力

 

四、研究意义

1、提升教师的专业能力

    2、提高家长的教育能力

    3、促进幼儿的全面发展

 

五、研究目标

1、调查职初教师在开展家园共育活动中指导能力的现状

2、分析影响职初教师指导家园共育的因素

3、探索家园共育中提升职初教师指导能力的引导性措施

4、总结提升职初教师开展家园共育指导能力的系列策略

 

六、研究内容

    1、职初教师开展家园共育指导能力的现状调查

    2、影响职初教师开展家园共育指导能力的因素分析

    3、家园共育中提升职初教师指导能力的引导性措施

    4、职初教师开展家园共育的指导性策略

 

七、研究方法

    1、问卷调查法

    2、行动研究法

    3、案例研究法

    4、经验总结法

 

八、研究步骤

    (一)准备阶段 (20154月——20158月)

    (二)实施阶段 (20159月——20176月)

    (三)总结阶段 (20176月——20178月)

   

文章作者:

来源:

文章浏览次数: